欧亚集团(600697.CN)

南非审慎推动电力行业转型

时间:21-08-12 03:07    来源:中国经济网

南非经济长期以来受到限电的拖累。而面对当前电力行业的减排压力,南非审慎地平衡着环保和供电两大问题,试图在低碳转型中推动能源结构和发电体制调整,优先保障国家电力供应和经济发展。

受到设备老化和债务高企的影响,南非国家电力公司经常分区分时拉闸限电,给本国经济发展特别是工业和民生造成巨大影响。普华永道2021年7月公布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南非经历了859小时的限电,按8小时工作制来计算,相当于一年有107个工作日限电。限电在2020年造成了45万人失业,经济损失高达750亿兰特(约合330亿元人民币)。报告认为,2021年南非限电情况并无改善,全年经济增长率或因此降低2.3个百分点。

虽然南非电力供应并不稳定,但由于超过八成的电力依赖煤炭产生,电力行业成为南非碳排放的“大户”,南非也因此成为全球第12大碳排放国。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在2021年4月的领导人气候峰会上宣布,南非将加快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将碳达峰时间由2035年提前到2025年。为了改变以燃煤为主的电力结构、推动电力行业低碳转型,南非计划在2030年前实现超过17吉瓦的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

不过,建设数十座太阳能和风能发电厂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有南非经济学家担心这些项目能否在几年内迅速完工并取代燃煤电厂,又能否确保电力供应稳定。南非现有的许多燃煤电厂都已接近使用年限,将陆续被关闭。接下来10年中,南非的发电装机容量年均将减少1000兆瓦。鉴于南非电力供应本就不稳,电力行业很难不顾经济发展,大刀阔斧地转向可再生能源,南非脆弱的经济承受不起这样的风险。

短期来看,在向可再生能源发电过渡的前期,从燃煤转向燃气发电不失为一种折中的过渡方案。虽然天然气也是化石燃料,但使用天然气发电产生的碳排放比燃煤电厂少得多,这对于南非缓解限电和减排的双重压力意义重大。

国际天然气联盟秘书长卡利茨曾在南非国家电力公司担任电气工程师,他认为,“南非在能源领域的首要工作是确保可靠的电力供应,其次是降低电力和能源价格,最后才是应对气候变化。而这些没有天然气就无法做到”。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600697)的非洲主管皮莱也表示,“天然气是南非摆脱煤炭依赖的桥梁,在现阶段是可行的发电方案,能够允许南非通过稳定发电维持工业化发展”。

南非有能力便捷地获取天然气。在南非的邻国莫桑比克,近年来陆续发现大型天然气气田。南非矿产和能源部长曼塔谢2021年6月在莫桑比克表示,天然气是一种发电的替代选择,建议从莫桑比克到南非之间修建管道,向南非输送天然气。法国道达尔公司也正考虑在南非南部海岸附近开发一个大型油气田。

从长期看,南非计划2050年实现碳中和,化石燃料使用减少乃至退出电力行业是必然的趋势。但非洲国家应承担符合自身发展阶段和国情的国际责任。对此,曼塔谢表示,“人们确实应该减少煤炭和化石燃料的使用,但南非致力于公正地向低碳经济过渡,在投资清洁能源技术的同时,首先要确保能源供应安全”。拉马福萨也表示,“我们仍然致力于为减少碳排放作出应有贡献,但应该确保社会中的弱势群体不被抛下”。

此外,南非也在政策层面对电力行业进行改革。目前,南非国家电力公司供应了全国大约90%的电力,机组稍有故障便会引起大规模限电。2020年10月,南非公布国家电力法规修正案,规定地方政府可以脱离国家电网独立采购电力,随后多个省市都表示有独立采购电力的意向。2021年6月,南非政府宣布放宽私营部门获得发电许可的要求,装机容量在100兆瓦以下的发电项目不必向政府申请许可证,希望让私营部门“自力更生”的同时,将多余的电力出售给国家。(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驻比勒陀利亚记者 田士达)